《信条》男主角:我想拥有自己的名字
中华网军事
中华网军事
《信条》男主角:我想拥有自己的名字
中华网军事 2020-11-18 13:42



  时光网特稿 媒体和影迷一直念叨的黑人007还没来得及出现,正在全球影院上映的《信条》提前让黑人影星成为谍战大片主角。约翰·大卫·华盛顿扮演的这个没有名字的“主人公”,和詹姆斯·邦德、杰森·伯恩、伊桑·亨特、杰克·莱恩等大银幕特工同行一样,在危急时刻拯救了全世界。


  

《信条》终极预告

普通观众可能会好奇,这个长得像NBA火箭队球星哈登的小伙子到底什么来头,能成为大导演克里斯托弗·诺兰首部谍战大片男主角。如果告诉你他是奥斯卡影帝丹泽尔·华盛顿的大儿子,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星二代,你可能会有些恍然大悟。


      当然,诺兰能找到约翰·大卫·华盛顿,也不单纯因为他有个好爸爸。


  在好莱坞,名门之后从事表演的现象并不少见,青出于蓝或者并驾齐驱的有柯克·道格拉斯和迈克尔·道格拉斯、安吉丽娜·朱莉和强·沃特、马丁·辛和查理·辛……但更多的星二代都活在成功父辈的阴影之下。


  约翰·大卫华盛顿也面临着这样的压力,但他走过的路有些特殊:像是迂回战略+弯道超车。(下文简称约翰·大卫)

还没成为童星就爱上了橄榄球


  《信条》上映前6年,约翰·大卫·华盛顿甚至都不是个职业演员。他接近30岁才下决心从事演艺事业,但之后又顺风顺水,34岁出演了戛纳评审团大奖、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《黑色党徒》,36岁成为诺兰作品首位黑人男主角。


       用“大器晚成”似乎都不足以形容,说他是“弯道超车”也是可以的。

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

大银幕处女秀


  约翰·大卫1984年7月28日出生,是家中四个小孩的老大,7岁在便在爸爸出演的《马尔科姆·艾克斯》中就献出了大银幕处女秀,他在电影最后一场戏中亮相,只有一句台词。现在回忆起来约翰·大卫·华盛顿都觉得很美好:“我的履历表上第一部电影就是这部佳片啊。”


  《马尔科姆·艾克斯》是父亲丹泽尔·华盛顿和斯派克·李合作的多部作品之一,当明星的孩子就有这点好处,动不动就可在父母辈的电影中早早露脸。


      或许是成熟得比较晚,约翰·大卫11岁才意识到爸爸丹泽尔·华盛顿多出名,因为那一年父母竟然给他配了保镖。也是在这一年,在父亲的 《蓝魔鬼》中客串之后,他从此远离了表演,因为他有了其他的爱好。


  进入小学之后,约翰·大卫最爱是运动,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打橄榄球。小学毕业后,他决定把职业橄榄球员当成志愿。事到如今他并不否认,当初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有摆脱爸爸的名气的考虑,“橄榄球可以说是我自己赚来的,我可以支配自己的人生,因为我想拥有我自己的名字。”


  可能在外人看来,约翰·大卫一直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,但接受《GQ》杂志采访时他却说,和爸爸的相处的过程中他过得很惬意,“有时候我和父亲在家一起吹小号;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头发染成红色,学习阿拉伯语,他都不会说啥。记得有一题爸爸会陪着我在纽约逛街,突然背诵起莎士比亚《理查三世》的台词,和电影里一样,但我知道他平时不这么说话的。”

右边最高的孩子是约翰·大卫



和爸爸在一起很开心


  进入中学后,约翰·大卫的橄榄球水平进步神速,脱离了业余爱好的范畴,闯入NFL(国家橄榄球联盟)的决心越来越强烈,他在大学橄榄球队担任的是跑锋。橄榄球这项运动,约翰·大卫奋斗这么多年,最想得到的评价是,“我不知道这家伙哪里来的,只知道他打球打得不错。”


  确实,在运动场上戴上头盔,没人知道你是谁,更不用说你爸是谁,能不能得分完全依靠实力。和如何评价一个演员的演技相比,评价一个运动员的能力相对要客观很多。


戴上头盔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的儿子


  约翰·大卫还记得,2006年他以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学院学生身份进入NFL选秀训练营时,特意提醒身边人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爸爸是谁,他想靠自己的本事赢得认可。但第一次训练结束后,他在休息室发现很多人都在笑,原来训练营当地的报纸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他参加训练的事,熟悉他的队友说你瞒不下去了,你不是只靠你自己了。


约翰·大卫身穿公羊队球服


  这也就是名门之后的无奈,费尽心力想摆脱父亲的影响,但媒体和大众并不会配合你。


  2006年NFL选秀他只拿到圣路易公羊队(如今叫洛杉矶公羊队)的非选秀自由合约,3个月后就被放弃,改签到公羊队下属的二级队伍,以Rhein Fire队员身份参加NFL欧洲比赛。


  运动场上,没人会管你的爸爸是谁。


  约翰·大卫发现,要在NFL站稳脚跟成为遥不可及的梦,他冷静地判断自己的实力没法让他继续职业之路,于是他打电话给妈妈,希望回到表演领域。但妈妈断然拒绝,认为不能在这个时候认怂,她希望儿子在橄榄球上继续坚持,不要放弃。


  2009年约翰·大卫转投到UFL联盟( United Football League)的萨克拉门托山猫队,在这期间,他还抽空参与了爸爸《艾利之书》的演出。2012随着跟腱撕裂和UFL倒闭,29岁的他不得不下决心告别橄榄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