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梅戏给我的
中华网军事
热点新闻
黄梅戏给我的
热点新闻 2020-07-17 19:14

与黄梅戏结缘,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。怀女儿时,完全不懂音乐的娃爸,除了买了无数刘德华、郭富城、小虎队……歌曲卡带外,还特地买了两盒黄梅戏卡带,里面有《春香闹学》《打猪草》《夫妻观灯》等折子戏。好长时间,都不曾打开听过。因为从小跟爷爷学过花鼓戏,对其他剧种多少有点排斥。没想到一打开,就听着迷了,简直一发不可收拾。不到半年,黄梅戏完全取代了花鼓戏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碰到另一个黄梅戏爱好者,随口一句:你好像吴琼啊(其实哪有吴琼美呢,只是因为我脸上也有两个酒窝罢了),从此就开始疯狂的关注黄梅戏,关注严凤英、马兰、吴琼、韩再芬、黄新德……他们所有的唱段都一个接一个地听,而且百听不厌。听多了,黄梅戏的发声点、共鸣点、吐字特点,自己都就无师自通地找到了。

等到在学校社团课上教学生唱黄梅戏,才觉得自己真是才疏学浅地可笑,那时就特别渴望有学习提高的机会。终于等到退休了,有足够的时间了,于是,第一时间就在老年大学,报了黄梅戏班。

在黄梅戏班半年,好多的人,让我佩服;好多的事,令我感动。

教我们的曾老师,无论五官、身段、唱功,都不亚于黄梅戏的任何一个名角儿,可她甘于在老年大学教退休人员唱戏(正如我的好姐妹阿梅,我总说她是宋祖英第二,音乐素养、外貌气质哪一样都不比宋祖英差,可大的成功是需要机遇的)。她甜美的微笑,和着脆甜的声音,还有极其耐心的教学态度,让人觉得生活每天都是甜的。

我们的班长,是省戏协的常务理事,日常事物繁多而冗杂,常常把一岁多的孙子背在背上,无偿为大家服务。从不叫一声苦,不喊一声累!说话永远声音温柔,语速像清泉缓缓流淌,而且微笑永远挂在她疲倦的脸上(爱好艺术的人,好像不会大声说话,也不会发脾气似的)。

同班的一个大姐,本来自己的活动多得都忙不过来,但因为老公为人憨厚,又不爱出门,怕老公憋出病来。专门为老公报了黄梅戏班,每天坐将近两个小时的车,从光谷到徐东来陪老公学戏。老两口坐同桌,演对手,你侬我侬,羡煞旁人。

旁边越剧班里,更有一对让人敬佩的老夫妻。老先生每天坚持用轮椅推着老伴来唱戏,老伴上课了,他便回去做家务;等老伴下课时,他再来接。没有任何甜言蜜语,你喜欢的就是我支持的!

黄梅戏:不仅是人们常说的“孤独时给我陪伴和慰藉”那么简单。它唱腔柔,唱词雅,身段媚,吐字嗲,美到让人爱上就无可救药。爱戏的人,更是敬畏艺术、乐于奉献、疼惜老伴、善待他人,可爱到无以复加。他们中,有对艺术真挚的坚守,有对团体无私的付出,有对爱人长情的陪伴:关键他们身上,有给人启迪、让人顿悟的生活态度。

 

加微信号:xijucn-com (或扫描二维码)为好友,好礼送不停!免费送戏票,纪念品,戏曲MP3播放器,戏曲动漫卡通玩偶,戏曲T恤,戏曲鼠标垫,手机壳等!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。